•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9770
    2017-07-31
  • 毕业那年,只有记忆是潮湿的。我们不是植物,不能在这块土地上生生不息。青春在窗边的风中飘逝了。玻璃做的风铃摔下来,发出最后短暂的呼救声。毕业论文上的字像蚂蚁,各自回自己的家,我们留下或离开,这座城市,我们几年一晃而过,至今尚未熟悉。蝉还没有开始鸣,我们的心开始鸣了。毕竟我们还年轻。那支烟一直燃到尽头也...[浏览全文]

  • 11621
    2017-07-02
  • 八十年代末期,中国北部边城加格达奇火车站。浓浓的夜色把不太大的车站漫卷覆盖,刺骨的春风拧痛人的脸颊,留下路灯光温暖人的心灵。站台上,寻常的日子,寻常的人流,南来北往,选择着不同的目的地。人们行色匆匆,走过朦胧地段,奔赴自己所要乘坐的光明。火车汽笛长鸣,该上的都上了,却只见三号车厢门前,一群男子,推推...[浏览全文]

  • 19181
    2017-06-04
  • 满爹自小跟着父亲在外跑江湖,一直未娶,到四十五岁上才从外地带回一个小女子成了婚,生下一女孩,小名叫红妹子。满爹堂客生下红妹子后就没有再生,满爹就视红妹子如掌上明珠,含在口里怕溶了,捧在手里怕碎了,加之他又是中年得女,就对红妹子更加地宠爱,老想把她栓在自己的身边,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所以红妹子初中毕业...[浏览全文]

  • 10593
    2017-05-03
  • 我也是个&兵”闲暇之余,收拾我那些零碎的家当,一年来搬过几次住的地方,该扔的东西实在不少,可是总舍不得那些压箱子底的书本,这也是我仅有的财富了。一本、两本,我已经整理了好几次,舍友看到那些厚厚的书本,只有摇头表示无奈,皱着眉头帮忙搬书了。当然,除了书本还有最值得我保留的东西就...[浏览全文]

  • 13569
    2017-04-18
  • 每次经过田心村的时候,我都会去一个名叫《留守》小屋逛逛,今天也不例外。《留守》实际上是个小书斋,悠闲清雅,最吸引我的是古色古香的摆设和一些世面上没有卖的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与这里的掌柜很谈得来。所谓掌柜不过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姓张,人人都这么称呼他,我也就顺其自然了。至于《留守》两个字,倒让我费了好...[浏览全文]

  • 8083
    2017-04-09
  • 逃离家一天??黄金周对素平来说,并不是休假日,比起上班来也舒服不了多少。头两天,老公家的姪女订婚,虽是做客,也是女方男方家跑来跑去的,那个坐车也是够受的。今天总算能在家呆着,素平准备把家好好收拾一下。??提起做家务,素平就心烦。结婚这么多年,老公没有插手做家务的习惯,你再忙,他也能手拿一份报或一本书坐在沙发上...[浏览全文]

  • 14306
    2017-03-29
  • 他很害怕,当他坐在门房中,门房佬告诉他一些话,冷汗马上从那平凡的脸上溢出!早晨,他接到老婆的电话,知道刚怀孕的老婆上夜班下班了要来找他。他看到大门口的桔子结得不错,最近老听到老婆想吃酸的,他突发奇想,看到没人注意他在桔子树上摘了七八个桔子塞进裤袋。到了公路口,远远看见老婆在单车上向他身边过来。&ld...[浏览全文]

  • 12660
    2017-03-28
  • 心如止水,当我面对困难时,心不再有年轻时的冲动;心如止水,当我面对利益分争时不再有争强好胜的激动;心如止水,当我面临人生选择时,不再把一切的未来梦想成美丽的泡影。也许,成熟的新濠天地娱乐网站让我锤炼出了心如止水的心境;也许,世事的纷杂让我对人生有了更深的领悟;聆听心灵,感悟人生,世事浮沉,纠葛感情,一切一切的磨...[浏览全文]

  • 13814
    2017-03-13
  • 抹胸一样的残阳喘息着落入黑夜的手掌。卓玛抱住次洛的时候,次洛已经伸不直手了。次洛只有眼珠还在转。一条河静静地在草原上流着,如残阳的手,奔向西方。傍晚的云彩在次洛的眼球里涂抹上了一层迷离的颜色,就像草原上随风摇曳的小花,绚丽却又不起眼。尼玛在他们身边不远处蹲着,眼睛定定地看着卓玛和次洛,眼神中透露出了...[浏览全文]

  • 5086
    2017-03-12
  • 外 欲老杨虽说40好几了,但天生一张朱时茂样的脸,男人气十足,又是老总,自然是那些天生漂亮却出生贫寒的小美女和某些资深怨妇猎取的对象。这一点,老杨从他们挑逗的口头语言和颇有些放荡的肢体语言早就感觉到了。但老杨始终站如松,坐如钟,一副不解风情的样子。原因除思想保守外,重要的是由于性压抑过度而造成的反应...[浏览全文]

  • 16114
    2017-03-05
  • 这是一座现代的城市。一座不很繁华但也不算落后的城市,城市周边有几座大大小小的山,在离这座城市不远也不近的山上,有一个小寺院,不要问这个小寺院的名字了,因为它实在太小,小的让人几乎想不起它,甚至它不能称得上是寺,只能算是一个小庙,秃露在孤山上的一座小庙。寺院有前后两排房间,前面一排大房子是正殿,僧家必...[浏览全文]

  • 17665
    2017-02-26
  • 从别人家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走在看不到尽头的公路上,我咒骂这阴险的天气,不放松用眼睛寻找着三轮车,我不指望自己能走回家,我害怕公路边上的气氛,卡车震荡地行驶,压迫着神经和骨头,似乎要将人撕裂般的恐惧。家还好远啊。眺望都眺望不到。我焦急的边走边等待着车,偶尔有一两辆过来,我又忍不住打断人家的前...[浏览全文]

  • 6022
    2017-02-19
  • 平淡琐碎的日子里,只有一颗寂寞的心在独自低语。——题记1漆黑的夜色里,林雨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夜色消弭了白天的喧嚣与分明,模糊了界限,他感到有一种异样的宁静与安详。灯光亮起,从夜色中分离出一片光影交错的世界。这种光影是他所喜欢的,让他感到温暖。他走过一条条日益繁华的街道,欣赏着它们越来越眩目的变化。这...[浏览全文]

  • 9532
    2017-02-10
  • 我愿意成为你的一米阳光!【1】“臭丫头,你昨晚死去那里了,你大爷的,我生日你居然没到场!”男孩掐着女孩的脸蛋说。“你丫的,你这是重色轻友的家伙,去死去死,有女朋友就忘记兄弟的人!”女孩不示弱的回过去。“切,不稀罕,你没来更好,懒得照顾你!”男孩撇过头。女孩突然安静来了,顿了一下说:“和她怎么样了?”“还不错呀,她是我的菜,...[浏览全文]

  • 4454
    2017-01-29
  • 张三从小就遇上了困难时期,虽不说吃的是猪狗食,住的是牛羊圈,但也好不了哪里去,所以发育不良,骨瘦如柴。幸福是什么?对张三而言,就是一年能吃上几顿肉下白米干饭!那时,对农村而言,读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张三发奋读书,希望有一天能考上学校,成为公家人,过上不愁吃不愁穿的幸福日子。可没想到,他的美梦竟在...[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戏说人生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