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2740
    2017-07-23
  • 叫我如何追寻你的步伐,那悄然流逝的芳华;叫我如何触及你的衣襟,那婉转千年的哀愁。这便是你——李易安。身为李恪之女,你虽不懂&举家食粥酒常赊”的平淡,但也没有贵族小姐的蛮横。生于书香门第的你,在家庭熏陶下,小小年纪便文采出众,通读四书五经。对诗词散文书画...[浏览全文]

  • 18604
    2017-07-16
  • 师长张映楠师长其人张映楠,何许人也?非舞刀弄枪、指挥千军万马驰骋沙场的军营师长,乃养桃育李的一介穷教师,湖北省武穴中学84级高一(六)班班主任是也!上课时我们视其为高高在上的老师,出了教室便是称兄道弟、在球场上一起争抢篮球、电视机前一同为中国女排加油呐喊的兄长,故名&师长”也...[浏览全文]

  • 19949
    2017-07-01
  • 当院里周围还未用砖砌起一层厚厚的墙;当厨房里的桌还未从院子里搬进的那一段时光,总是藏匿着无数回忆,回忆那些时光,时光在脑海里化作一幅幅图景,图景里总有人在等待,有的人站着,有的人蹲着,有的人跳着,有的人跑着,而有些等待在不断地换着主人。是否还记得那些寄放在厨房,寄存在吆喝之上的回忆?大概是在00年前...[浏览全文]

  • 3441
    2017-06-29
  • 我的家离学校有三、四里路。读小学时,每天两次出门,母亲总是有好多好多的不放心,左叮咛,右嘱咐:&不要和同学打架,上课认真听讲,对人要有礼貌……”还要送到屋旁边的岭岭上,看着我下坡,望着我过河。每当我走到&夹夹田”那转弯处回头...[浏览全文]

  • 5243
    2017-06-25
  • 俗话说的好,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师,也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师,在我的记忆里,是父母在我1岁半时教我走路,是父母教我自己吃饭,是父母在我2岁时教我说话,是父母......这些事情数不胜数。为什么说父母是天底下最好的老师?我个人认为是父母教会了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这些道理伴随着我们成长直到永远!是父母在我们...[浏览全文]

  • 10169
    2017-06-19
  • 生意人白先生我家隔壁住着一位白先生,精瘦精瘦的,花白的头发打着卷儿,身上总罩着件黑色的唐装,他看人看物时眼镜就滑到鼻头上,两只油亮油亮的核桃总在他手掌里咕咕的转着。白先生每天起得很早,他不打太极,不练剑,也不爬山,而是去潘家园古玩市场倒腾些古玩字画,每次回来都有些小的收获。平日里白先生摆弄着他那些瓶瓶罐罐,不和...[浏览全文]

  • 11092
    2017-06-09
  • 喜欢谢霆锋···八年!一个不长也不短的时间,八年也许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也可以让很多事情成为永恒···谢霆锋···这个让我在心里崇拜和喜欢的男子教给了我八年的人生蜕变是怎么样的...[浏览全文]

  • 6035
    2017-06-03
  • 生在东晋不是我的错,家境败落更不是我的错。谁让那倒霉的南北朝,就没有一段好时候。好歹我是大户人家的后代,年幼时咱吃也过大鱼大肉。想我那敬爱的曾祖也是东晋开国的元勋--大司马!祖父和父亲都官至太守,而我呢?生下来没几年家就败了,父死母亡,大鱼大肉没有了。沦落到姥爷家过活,好歹算是有了口饭吃。姥爷何许人...[浏览全文]

  • 3280
    2017-04-25
  • (一)八百一十四年农历十二月的一天,大雪纷飞,时断时续。吃罢早饭,柳宗元披上风衣,在表弟卢遵的陪同下,蹒跚踏雪,来到潇水河畔,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舒展一下羸弱的躯肢。他回望四周苍茫的大地,不觉念起自己于八百零七年写的《江雪》,此时:千山依旧鸟绝,万径依旧踪灭,孤舟依旧横渡,忧愁依旧如铁。近几年来,每...[浏览全文]

  • 10963
    2017-04-14
  • 我读小学的时候看过明朝冯梦龙编写的拟话本小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当时年纪尚小,看得似懂非懂。我读初中时,这个故事被搬上银幕,拍成了电影《杜十娘》,我喜欢潘虹扮演的容貌美丽性情刚烈的杜十娘,我会唱电影里的插曲《青楼曲》、《笼儿不是鸟的家》,会背诵杜十娘怒斥李甲的一大段台词,可是我仍然不理解:一个女子...[浏览全文]

  • 2172
    2017-04-11
  • 泱在湖中央,身体拍打着涌起的浪花,犹如漫天月光洒满梨花般悠扬,怅然感受着水滴带来的空奇的幻想,湖中岁月流淌着万般温柔娇贵与气息,像落日的迂回,紧闭双眼感受着季节的朦胧。一片温柔的遐想随波光翻越脑海中畅游。&水波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就这样静躺着,抱着受伤的自己飘扬在寸断...[浏览全文]

  • 12264
    2017-04-05
  • 都说,只要心安静,一切都静了。我也就信了这样的说法。雨季,田地里满载着水。雨一直滴滴答答的拍打在屋檐上,树叶上,地上。直到三两天后淹没了好些庄家。田间的大路小路都没了,好似一切就这样都乱了套。村庄一向很安详。两里路之外有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平时水深才没过膝盖。村人都从这里路过去赶集,路途就减了很多。河...[浏览全文]

  • 13091
    2017-03-06
  • 我老家在豫西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每逢腊月,村里就好像蒙上了神秘的面纱,在朦胧神秘中,孕育着无限的生机。山村腊月的早晨,雾气腾腾,又浓、又酽,铺天盖地,将几个高耸的山峰,弯弯的小河,稀疏的村舍,包裹得严严实实;沉浸在腊月早晨朦胧之中的雄鸡,拍拍疲倦的翅膀,站在高高的墙头上,引颈放声高歌;懒惰的小狗还在...[浏览全文]

  • 16260
    2017-01-26
  • 干瘦高挑,明显弓陀的背,花白有些凌乱的短发,黑黄无光的面颊上,编排着一双浑浊且朦胧的细长眼睛。印象中,我的疯婆婆从来没有片刻安静下来,既使是站着,身体也不停的扭动着,像极了原地踏步的姿态。细长的手指,因为无节制抽烟而染的蜡黄蜡黄。婆婆生育了四儿一女,老公和弟弟是孪生。听老公说,婆婆没有疯之前,是中学...[浏览全文]

  • 7517
    2017-01-17
  • 阿飞,是一个人名,他不是古龙先生笔下的那个冷酷剑客,也不是社会上逍遥得意的青年,他只是一个乡村里的小孩子,今年不过十四去岁。今年在家期间,听人说阿飞那小孩没有读书了,我不由惋惜,为家乡又少了一个&文化青年”而可惜,更为他的人生从此就会改变而捶胸。他是家里的独子,本来他有个哥哥...[浏览全文]

'); })();

新濠天地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