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日记伤感日志
文章内容页

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 作者: 火火鳥
  • 来源: 互联网
  • 发表于2017-07-26 09:30
  • 被阅读

  • 写文思念也是我不想我母亲就这样消失。

    母亲给我的表面却是那么的严厉,可等我有难之时她总是无私的奉献。

    谢桂兰生于一九五零年三月十一日卒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下午四点的车祸,司机从大车后面冲出速度未减半分。

    这几天的空气比较压抑,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可却觉得是天气造成的。

    开始几天总是不自觉的发呆,脑海里也时不时出现不好的念头,就连做的梦都是噩梦,可是就没往哪个方面想......


    我对母亲的记忆是五岁那年起,我也跟其他孩子一样要求她抱我,母亲没有拒绝,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妈妈抱。

    有一次家里的水塘抽水捕鱼,我不听话的要进去玩水,结果就是被母亲拿着一根竹枝追了几百米,我被人给拦住,结果就是一顿抽。

    当时的心里特别记恨,恨拦我的人恨母亲……

    但后来没多久,我肚子特别难受,母亲跟父亲连夜送我去卫生所看病,医生诊断是阑尾炎,当我在手术台上疼痛的叫唤时,母亲在外面听见我的叫唤都恨不得冲进手术室,但被父亲给拦住了。

    后来听父亲说的我才知道。

    这是我母亲的爱,虽然在我淘气时会狠抽我一顿,旦在之后又特别的心疼我,只是我没多大的感受,只认为她是应该的。

    这是我的不懂事。

    小时候经常闯祸,也经常连累父母。

    在我十六岁时,母亲对我是恨铁不成钢,而我却信誓旦旦说以后多赚钱给她用,她也只是一笑,说等我挣钱给她用。

    可我挣钱给她了,而她却不舍得用,说给我们存着。

    在二十岁时外出打工,想念我打电话给我的却总是她打的最多。

    二十三岁年底因工受伤,打电话给家里时,她与爸爸急匆匆的赶来照顾。

    在重症监护室里,几次病情严重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有人劝二老选择放弃我,是二老的再三要求下我得以存活。

    在病情好点去普通病房时,她与爸爸分黑白俩班照顾我。

    十年时间的照顾一个瘫痪儿子她从未说放弃,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却在心里感受她的爱。

    我是高位截瘫,吃喝拉撒都是在病床上,而她却没有半分的嫌弃我,日以继夜的早起晚睡。

    她给我盛饭喂我吃,总是想我没吃饱,每次我吃的实在撑不下,可她却总是让我再吃点,而我却是很不耐烦。

    人们常说久病床上无孝子,而我想说,母爱伟大不分病残!

    当听见母亲的噩耗时,我的心很痛很痛,不是因为无人照顾,而是因为我自此以后再也无法喊妈妈。

    感受母亲的身体已不再有热度,我的眼泪根本就无法控制,我好想嘶吼可是怎么也吼不出来,自此我知道母亲再也无法与我说话,我也失去了母爱。

    我的父母从我懂事时就经常吵架,我一度认为他们根本就没爱。

    可当凌晨听他喊话母亲的名字时,我知道他们不是不相爱,只是那句爱你无法开口。

    凌晨父亲在哭泣呼唤桂兰你在哪儿,喊叫桂兰回来烧早饭了,不然我们就会饿肚子……

    这话是父亲在想念母亲,想用此方法看看能否唤回母亲……

    父亲在哭泣,我也同样在揪心疼,曾经与她拌嘴吵架,现在是多么的希望她能突然出现,然后微笑着问我:“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做?……”

    曾经这话我只是想到理所当然,现在这话却是那么的奢望……

    母亲从小到老都是在受苦中度过,虽然我没经历她的经过,但却从她时不时的提起中能够听出她的苦难。

    她每每提起我都有些不耐烦的听着,现在我多想在听她的唠叨,可这只是想而已根本就不会在有。

    她跟我提的很少,我也都是不耐烦的听完。

    她说她从八岁记事起就受苦,那时没有什么吃的,外婆去搞吃的结果把她放在了水池边,那时又是寒冬季节,结果她就患上寒腿毛病,到老时经常疼痛的叫唤,让她去医院又不去,带她去没一会就要回来。

    这是她不想花钱,家里不是没有钱,只是因为她舍不得。

    在那在五几年的时候,那年是大旱年,那时粮食都交生产队,又加上还国债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吃的东西,那时的所有东西都是公家的。

    她跟我说衣服就一件短裤,吃的就吃哪种烂藕根子。

    到了那个十年动荡时期,她就被外婆送去了挑大埂,而且还说外婆对她是不太好。

    在她二十几岁时,她说外婆逼她跟人换亲,给大舅讨老婆,现在大舅跟舅妈已故。

    她本以为过来成亲倒是没什么,可那公公也不拿她当亲人,什么苦活累活都让她做,最后分家时只有一条板凳,而且分家时还继续让她给吃的,不给就会过来掀锅砸碗。

    她的第一段婚姻只维持了十几年,因为一次意外而结束。

    到了八几年的时候,她与我父亲结婚,也是想为了我的哥哥姐姐找个稳定的家庭。

    只是父亲开始懒散惯了,所以也对她不太好,在经过几次被打之后,她也拿起了武器反抗,我父亲被她打了几次就不敢在动手。

    俩人最后是从武力转变成吵嘴,我从记事起就经常看他们吵,最厉害的一次就是俩人都喝农药与投河,幸亏有人搭救才活过来。

    自此俩人不再想不开。

    到了九几年,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要饭的,那时要饭很简单,就是吃饱肚子和别人给不要的旧衣裤拿回来给我们穿。

    她说她在要饭期间有好几次都差点丢命,一次是被俩个男子尾随,最后她想办法逃脱了,还有一次就是车子直接从身上压过,她还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在想到我们兄弟姐妹的年纪都小,所以活了过来。

    不过也因此捞下一生的病。

    爸妈自从我残疾后开始变的相濡以沫起来,虽然还在有时候吵架,但第二天就和好如初。

    此刻的老爸时时刻刻都以泪洗面,此刻不光是他失去了爱人,也是他失去了一个可以说知心话的,失去了大小事可以商量的老伴……

    老娘一生的苦,虽然我没说,但却记在了心里。

    写此短暂的事物,也是不想老娘就这样消失在视线……































































      本文标题:母爱祭文

      本文链接:http://www.iccrichmond.com/article/11769.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